货卖不动、淘宝抢生意服装批发市场现状令人担

 公司新闻     |      2019-06-13 05:58

  在7、8年前,国内电商尚未大规模占领市场时,全国几乎每个县市,可以说都有一个自己的服装批发市场。

  互联网的普及,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随着中国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从广州十三行、北京动物园到杭州四季青,这些曾经辉煌一时的中国服装批发市场,纷纷陷入了迷茫。

  老板们抱怨货卖不动、店铺租金上涨;淘宝店不断成长壮大,纷纷开始越过批发商,直接大批量向服装工厂下单。

  2017年11月30日,动批最后一家服装批发市场东鼎商城闭市。至此,动批地区11个批发市场和1家物流公司全部完成关闭,动批成为历史。

  对大多数生活在北京的人来说,动批不仅仅是一个服装批发市场,更成为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和北京产业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这个位于中心城区的北方地区最大的服装批发集散地被疏解的命运似乎不可避免。这意味着一个大城市记忆的更新,更是许多人生意和命运轨迹的改变。

  这个北方地区最大的服装批发集散地曾在寸金寸土的北京城兴盛了30年,期间形成了11家服装批发市场1.3万个摊位,从业人员超过3万人,日均客流量超过10万,另外,周边餐饮、物流等相关配套产业从业人员超过30万人。

  按照官方规划,动批搬迁后,该地区至少能够疏解5万到10万人,大幅缓解当地交通、环境等公共资源压力。

  “这儿就是西直门交通枢纽,本来人流就大,旁边还有北京北站,京张高铁通车后,这是起点站,以后人们去张家口看冬奥会就从这里坐车。”一位工作组人员介绍。

  从1992年路边摊到专业市场出现,再到如今彻底搬迁,动批30年历史改变了许多人。一些商户把几十年的青春留在动批,很多北京市民则把周末逛动批融入生活,如今的告别,带给他们更多的是不舍和留恋。

  动批搬迁是京津冀三地产业更新替代的一个真实映照。随着经济结构整体转型升级,天津和河北高污染、高耗能等传统产业已经不能适应新时期经济发展要求,而北京疏解出去的部分产业正好与当地产业规划存在交集。

  目前动批区域的产业升级工作早已经展开,最先被关闭的天皓城目前已经变身宝蓝金融创新中心,现在动批附近的西环广场租金为7元左右,按照这一水平计算,每平米租金收益为210元左右。再加上物业等收入及政府相关补贴可以获得相对平衡,而动批产业升级后,整个商圈的价值也会同步上升,物业升值带来的收益将更为可观。

  北京市政府在2016年和2017年为了疏解支出预算均超过百亿元,但搬迁后单位产值相应大幅提高。临近的金融街即是最佳榜样,从1992年开始动工兴建,到2012年扩建前,占地1.18平方公里的金融街全年创造了2484亿元税收,占北京全市三级税收比例超过30%。

  沿着杭海路清江路口一直向东,在这条长达1.6公里长的路段上,遍布着十八家专业的服装批发市场。发展二十多年来,四季青早已走出杭州,闻名全国,与广州的白马、武汉的汉正街、沈阳的五爱等专业服装批发市场齐名。

  作为国内最“繁华”的服装批发中心。四季青的转型目前看来可能是最为成功的。

  为了增加销售,四季青签约了一批网红在淘宝直播卖货,日销售额超百万。“网红”模式的成功,四季青服装市场打算全面推广。未来相关APP中除了批发也有零售业务,也考虑加入直播功能。

  为了加快买家流动速度,商家们将原本摆放在架子上的衣服搬移到一个小展台上,服饰的旁边从以前的导购替换成了1-2名身材姣好的试衣模特。

  为了留住外来买家的消费黏性,批发档口全面支持线上接收订单服务。市场内的每个档口四周都被贴满二维码,甚至在衣架上也吊挂着商家的二维码图片。买家通过扫码关注方式,实现了每天同步的“新品直播”服务,一旦相中款式直接留言、汇款,商家在当日既可安排批量发货。

  现在的四季青,已经不再是个老派的服装批发市场,而是“网红+微商”“网红+消费体验”“网红+智能导购”的互联网模式。

  近日,一则新闻引起了小拾君的关注,因柯桥轻纺城老服装市场存在严重消防安全隐患,被列为市级消防安全隐患重点挂牌督办单位。为此,柯桥区委、柯桥区政府决定对该市场临时建筑区块先行实施关停,市场业主决定不再续租。

  考虑承租户出路以及轻纺城市场提升发展需要,市场业主将把承租户优先招商至柯北新服装市场。

  其中,有网友评论道:“关停说了好几年了,是该关了,那地方就一个乱脏了得。 新市场开了几年,一点人气都没有,那边不关,这边热不起来。”

  “说心里话,很怀念老服装市场的那种氛围。可是安全大于一切,不安定因素就在身旁,我们要加以重视。关停是必然的,搬迁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岂不很好。”

  曾经有句话说世界纺织看中国,中国纺织在柯桥。这个承载着当地甚至周边很多70、80、90后回忆的轻纺城老服装市场关停,是否也预示着服装市场的未来?

  “五年前,100平方米的店铺租金要200万以上,现在四五十万就能拿下。以前天南海北的人坐飞机、坐火车去海宁买皮草,现在一个电话或者微信,加上快递就能搞定,去市场的人越来越少了,有的时候店里的员工比顾客还多。”一位店主苦笑说到。

  作为海宁皮革城的开发商,海宁皮城(002344,SZ)的业绩也明显受到市场的影响。刚刚发布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当季营业收入为3.44亿元,比同年同期下降22.4%;净利润为4789.13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54.12%。海宁皮城此前在中报中称,今年上半年物业租赁及管理实现收入5.92亿元,同比下降16.91%,原因是“为维护成熟市场的繁荣稳定,让利于商户,部分市场商铺的租赁单价局部下调所致”。

  七浦路服装市场最早兴起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2000年前后,在“马路入市”政策号召下,一批来自浙江温州、福建等地的商人买下了七浦路的地块,前后建造了12个服装市场。以河南北路为界,东面属虹口区,有两个市场;西边的10个市场属原先的闸北区(现在的静安区),总建筑面积30多万平方米,一度汇聚了七千余家服装店铺,上海周边的江苏、浙江,乃至安徽、山东等地的服装零售商们都是七浦路的常客,外界估计七浦路区域一年服装交易额最高曾达到50亿元。

  而现在,七浦路的生意开始风光不再。早年清早6点半已经开业的市场,现在到了上午10点才开始苏醒。

  在占据最佳地势,距离天潼路地铁站最近的联富市场,只能偶尔见到三两顾客。联富去年刚刚重新装修,今年8月重新招租,虽然八九平方米的店面一年租金已经降至10万元,但目前尚有近一半的铺位未能租出。

  七浦路也曾试图转型做线上,但并不成功。在临近上海的杭州和常熟、安徽等地,因为自身有制造产业链支撑,成本更加低廉,加上当地政府的支持,近几年批发市场反倒发展很快。那里的零售商们,在自家门口的服装批发市场也能进到货,再不用跑到上海来了。

  与其他地区的批发市场相比,地处一线城市中心区域的七浦路服装批发市场,不仅遭遇了电商的冲击,更是上海城市更新、产业升级趋势下大浪淘沙的淘汰对象,处境可谓十分为尴尬。

  广州和虎门,这里是全国服装的生产基地和批发中心。也因此崛起了无数个业内顶尖的服装批发市场。

  而今日,这个曾经为全国其他服装市场提供货源的广州服装批发市场,除了名气最大的白马服装市场、红棉服装市场、广东益民服装城等少数几家经营尚不错外,其他小市场也在苦苦煎熬中。即便是白马服装市场,其租金和往年相比也不可同日而语。

  现在,是一个全新的新零售时代。这些传统服装批发市场,陪伴中国城市渡过青涩年代,跟着中国零售市场潮起潮落。但是此刻都面临着寒冬的考验:活着还是就此消失;而活着,要怎样才能摆脱困境?

  现在一批地处广州和杭州的科技创业公司看到了本土服装批发市场转型需求。它们给批发商们做了一些开单和营销的工具。据IT桔子收录数据显示,服装批发产品目前有45个,24家公司在做类似的事情。

  可是,服装批发生意搬到线上之后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无论是四季青,还是创业公司、甚至阿里巴巴,目前来看似乎都没能找到把线下批发生意搬到线上的结合点。

  而这两年“网红”的兴起,被看做是线上服装批发生意的一个转型方向。虽然许多批发商没有转型的能力,他们还是努力尝试新办法,尽可能从网红店的成功中找到可用的元素,比如把朋友圈变成新款衣服的原生广告、店铺推广都做到知乎“开服装店一般都去哪里进货?”的问题里。